资深访民有话说

2019-04-02 IT新闻网 网络整理
浏览

  旗法院不是通过法律程序来审查我们的《司法鉴定书》,而是在信访答复中否定我们的鉴定书。法院这样做毫无法律依据。说我们哥俩是监护人更是滑稽可笑。无赖嘴脸表露无疑,这就是法院所谓的“高度重视”。我父亲是中共党员、国家干部,你们这样疯狂地摧残身患精神疾病的法官缺不缺德?你们就是司法系统里的害群之马,根本不佩做人民公仆。建议最高人民法院介入调查并清理门户。